Feb 15

橫跨山脈,走入土色的世界裡。

0 comments

 

像是進入了土色的世界裡,我在白晝與夜晚冷熱感差距甚大的交錯中,迷失於摩洛哥的冬天。這裡的一切都很喜歡,無論是木製品、藤製包、彩瓷土窯,通通都想把它們帶回家。

 

如果說,努力是生存的必然條件,那我想摩洛哥人正在這條軌道上奮力前進。

 

他們在土色覆蓋的世界裡,以鮮豔色彩點綴生活;在貧瘠沙漠裡,以滿天星斗沙塵駱駝開創旅遊天地;在屬於自己的土地上,開墾種植維生。

 

然後,也很努力地在市集上叫賣拉客,甚至載歌載舞高喊Welcome。那種熱情程度,莫名地讓我想要拔腿就逃;但如果你十分享受投入於「殺價戰」,我想你能在當中得到百分的滿足感。

 

 

 

 

 

 

 

 

 

無論是在跨越Mountain Atlas千多公里的路上或是景點區,都會看見不少層層疊疊的石子。

 

有人說,那是祈福的象徵,也有人說那是「分界線」,用來劃分土地的擁有權。

 

我喜歡,這種簡單的相信與日常。

 

總不習慣對生活有太多的設定,旅行亦然。

 

願我們,無論走到哪裡,都能平凡而安穩的生活著。

 

New Posts
  • 關於飛翔,你的想像是什麼呢? 小時候電視上的黑白電影(好像是默劇演員查理卓別林,沒錯!我也經歷過黑白電影的年代,細節就不要追問了,很可怕),主角只要撐起傘,就能從高樓緩緩落下,而那就是我對於飛翔最初的想像。 中學的時候,看了宮崎駿的《天空之城》,男女主角的初次相遇,就是因為女主角戴著飛行石從幽暗的夜空中緩緩飄落在男主角懷裡,那一閃一閃的飛行石一直深深的烙在我的腦海中。 後來在張曼娟的短篇小說裡讀到這麼一段,常遲到的女主角因為不想再遲到讓男主角一直空等,所以闖了紅燈,卻遭一輛車子撞倒。張曼娟是這麼寫的, “那是一次短暫的飛行,可是卻飛不高,也飛不遠。” 幾年前埃及的Luxor熱氣球也發生過意外,所以隨行的朋友也有人擔心安全性而沒有參加這個活動。我出發前也是有些許擔心的,可是後來想想如果這次不坐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還有機會了! 朋友一直拿埃及和土耳其的熱氣球比較,可我覺得能在帝王谷上空飛翔真的是一件很酷的事情啊,而且還能看見在晨曦中閃閃發光的尼羅河,人生真的是夫復何求了! 稀稀落落的熱氣球確實沒有土耳其來得壯觀 在晨曦中閃閃發光的尼羅河
  • -关于流浪者- 想通过文字记录自己每段旅程的各位,可以到“正在路上”选择相对的地域(这里是非洲哟),写下自己的旅程。流浪者提供旅遊愛好者一个交流平台,让各位在这里分享自己的心路历程。 -如何开始?- 首先,可以到流浪者网站注册成为会员,各位可以选择以Facebook或Google账号连接成为会员,或是开个全新的账号,注册之后只需等管理员通过申请,你就能无时无刻、随时随地发表自己的文章、散播自己的文字。 -文笔不好怎么办?- 没问题,多写就会上手了,况且文笔好不好的定义是谁来衡量呢?写出自己的风格才是最重要哟~所以尽管写,不要害羞~ -要写什么内容?- 旅游,是我们的信仰。 任何关于旅游的文章,文青类、走心类、攻略类、故事类都可以,这是一个提供你自由发挥、分享旅游经历的平台。除了文字,图片和影像也是记录旅途的重要媒介。我们没有特定的书写格式,只要你写得开心,那就是你的格式。 -有没有稿费?- 有哦~凡是被选上刊登在我们的双月刊《馬可波羅》旅游杂志上的文章作者都会有稿费,至于稿费是多少,大家就努力写写,被选到放入杂志的你就知道啦~ 現在就开始写下自己的故事,成為一名流浪者吧!
  • 在通往阿斯旺(Ashwan)的夜班火車上,空調發出的巨吼,足以趕走前一天在白沙漠接近40度的高溫。 火車還沒靠站,眼睛被陽光刺中,身體逼不得已醒了。我無聊滑著手機照片,心情還是喜滋滋的,因為在白沙漠看到狐狸,人生又好像圓滿了一些。這時,劉小氣調整著坐姿,似乎打算起來。 我說,我們竟然在沙漠看到狐狸,只是小王子還沒出現。 他說,不是沒有出現,只是走了。 我:…. 他說,什麼? 我:…. “你該不會…..還沒看《小王子》吧?” 我用“我有罪”的表情,跟他懺悔,要求他再說一次小王子和狐狸的故事給我聽。結果,他真的重新說了一遍,用他那慵懶的調調…說了小王子,玫瑰和狐狸之間的關係。 故事的情節,我慣性的忘記了,但有那麼的一句,冷不防的刺入心臟,眼睛癢癢的,心底嘀咕地說,這個故事有梗。絕對不是因為他。 在網上,截取了一段小王子故事的經典語錄: 狐狸說:“對我來說,你只是一個小男孩,就像其他成千上萬個小男孩一樣沒有什麼兩樣。我不需要你。你也不需要我。對你來說,我也只是一隻狐狸,和其他成千上萬的狐狸沒有什麼不同。但是,如果你馴養了我,我們就會彼此需要。對我來說,你就是我的世界裡獨一無二的了;我對你來說,也是你的世界裡的唯一了。” 延伸閱讀  /  重讀小王子:世界之所以美,是因為有你愛的人  話題結束,我別過頭,繼續重看白沙漠的照片。 開羅之後,我們一行人決定在白沙漠露宿一晚,沒有想太多,只是覺得在沙漠露營是一件很cool的事情。所以我將沙漠露營,列為“最期待的行程”,僅次於在金字塔撒野。 在埃及坐車數小時是平常事,狹長的國土,點與點之間,注定是一場漫長的移動過程。好不容易來到Farafra,也就是聞名世界的黑白沙漠區域。 心情很亢奮,但不比太陽來得多。所以我輸了。 我們前往水晶山,司機導遊隨手一指的說,地上都是水晶,我們興奮下車,失望上車。是水晶沒錯,只是全是劣等的。心裡想說,這也難怪,如果真的是高級數的水晶,早就變血鑽石了。 之後呀,我們被丟到一處荒無人煙的沙漠區域,司機導遊又說,讓我們下車走走,而他們先去休息,準備午間的誦經祈禱。欽佩他的虔誠,而且是在炎熱的沙漠,而且是不得進食的齋戒月期間。 沙漠的夕陽,光線好柔和,只是真的太熱了,心情完全被打敗,只想把自己攤著一邊,全世界都不要來打擾我。氣溫慢慢降溫,心情也逐漸好起來了。 沒想到,狐狸就在這個時候來了。 司機導遊說,狐狸是住在白沙漠的某個洞岩,只要有人在這裡紮營,都會來探查及尋找水源。司機導遊雖然表情木納,但還是一個良善的人,主動倒了一杯水,然後插入遠處的沙堆上,讓小狐狸自己去取用。 司機導遊還說,我們半夜睡著的時候,他可能還會過來找我們哦。但,我們看了小王子的第四十三次的日落後,吃飽喝足,也來不及悲傷,就一個個橫躺在沙漠上,完全忘記了要提防小狐狸,連晚上壓迫感十足的星空,也只是躺著欣賞,根本沒有心思要起來拍照。 更詭異的是,其實那天除了坐車以外,我們什麼事情都沒有做。雖然什麼都沒有,但又好像自己什麼都有了。尤其是看到狐狸,然後被《小王子》的故事填滿。 小王子來到地球,看到成千上萬的玫瑰,原來他在B612星球的玫瑰不是獨一無二的,他難過死了;但是他聽了狐狸的故事,關於那個馴養及被馴養的關係,他突然發現他的玫瑰,又跟其他玫瑰不一樣了…. 一段關係,最要命的,就是被馴養了。小王子離開了,司機導遊離開了,連我們也離開了,白沙漠的狐狸,終究還是等著決定馴養他的人。 我不得不承認,劉小氣的故事,不經意把我填滿了。幸好,眼淚我還hold得住。

© 2018 by Innovation Media 创媒体

33-1 Jalan PJU 5/20E, Kota Damansara,

47810 Petaling Jaya, Malaysia.

  • 流浪者
  • 馬可波羅 Premier Travel
  • 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