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需看一眼就爱上的波尔图




我们没办法参与其他人的全部人生,所以我在巴黎治安黑区的酒店,抛弃林亚军,独自一人飞往巴塞隆纳,然后跟大学朋友集合后,再飞往葡萄牙的 Porto。


为何是治安黑区,是因为我们的酒店位于城市边缘,从地铁站出来后,很多游民在街上徘徊,一向大胆的林亚军,每每从地铁站出来后,二话不说的直接往酒店的方向走去,而且是以慢跑的节奏迈开双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