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旅读系列 | 谁的青春没有一部台湾电影



有没有一首歌,一句电影对白,而唤起成长的记忆?


曾在台湾留学的郭朝河,在大学毕业后开始写影评,也搭上了台湾国片的风潮。当时《海角七号》爆红,票房冲上七亿,以至于后来出现各种类型的台湾新电影。


“当时迎来了台湾电影的黄金十年,很多新导演冒出来;同时,这也跟香港电影没落有关系。”


他说,个人喜欢台湾小清新的电影风格,例如《怪胎》用手机拍出强迫症男女的爱情故事,让人非常惊艳。其次是惊悚及社会议题类的电影类型。


有时,一部电影带红了一个地方,如同九份会想起《悲情城市》一样;郭朝河看了《怪胎》,也唤起在台北读书的回忆。他说,电影带出了台北市的生活节奏,像是大卖场或街道等,都散发出台湾的“气味”。





“无论你有没有到过台北,都可以在电影中看到这座城市的轮廓。” 他也笑说,自己也很喜欢看台湾 MV,导演都会喜欢加上一层偏黄或偏绿的滤镜,让画面变得非常唯美。


台湾的认识,很多都是从影像中“阅读”出来的。


前阵子,郭朝河与其他媒体受邀到金门采访,也回想起以前看的《军中乐园》,场景也是从金门拍摄的。






在金门采访的过程中,可以看到两岸的紧张气氛,因为在金门的沙滩上,看似惬意的海边景点,却没想到后方却停泊着坦克车,置身其中的心情很特别。其次,则是品尝了金门特色的私房菜,以及扮演阿兵哥的服装体验,都是游历当地很奇妙的感受。


有趣的是,世界中文电影指标的金马奖,名字也是从台湾的两个离岛来命名,即金门及马祖。


撰写影评超过10年的郭朝河,有一个梦想,那就是可以参与金马奖的评审工作。他说,可惜本地没有影评人协会的组织,再加上各族语言不同的关系,很难促成专业影评人的团体。


不过谁知道呢?即使没有团体的推荐,会发光的金子,迟早会被大众注意到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