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水曜旮旯:我把魔幻放进了公主的故事

Q&A with

极繁主义插画家




马:马可波罗 英:李英子.水曜旮旯


马:可以说一下你的创作过程吗?例如灵感发想或寻找资料的感受

英:细嚼作者的文章后,我开始上网搜寻相关背景资料。虽然这几位公主当中,有些是大马人民耳熟能详的,但资料相当有限,搜寻图案时几乎清一色都是课本里的刻板印象。我想要当第一位颠覆这些马来西亚公主传统印象的绘图师,所以左搜右搜之后把故事集结的元素,全画在一张纸上,再添一些天马行空的点缀增添趣味感。




马:可以说说你插画的细节吗?

英:汉丽宝公主在粉色的南中国海衬托着航海家郑和的航海图。海水带着左上方穿着明朝裙褂的汉丽保公主远嫁来马六甲。后来随从们嫁、娶当地人,才有了右下方穿着峇峇娘惹礼服,喜爱绑丸子头的的峇峇娘惹族。


金山公主故意提出建造金桥银桥,蚊子和小虫的心脏等苛刻条件。我想象中她是个大剌剌很有自己想法的公主,她用着狂野的坐姿用蚊子和小虫的心脏玩 congkak,矮桌底下有苏丹送上来的处女眼泪,那是公主宫殿内的加湿器。


象屿山泉州公主-泉州公主坐在大船里,被逼着下嫁来南洋给怪物 Sang gedembai。公主的遭遇全写在她的表情上,而怪物手中的红线牵绊象征着公主难逃魔掌的坎坷命运。



玛苏丽被冤枉与人有染而遭判处死刑,她在临死前诅咒兰卡威 7 代穷困。框外长满不可食用的蓖麻,就像当年的兰卡威一样。玛苏丽生前最爱穿黑色衣服,但图里的她身穿朴素的白色,代表她死的那刻体内流出白色鲜血,也代表着她无辜含冤的纯白灵魂。


山都望公主、实京让公主与思拉彼王子,图里被惩罚成为两座山的姐妹,虽然紧贴对方,木讷表情却暗示着老死不相往来。而受连累的王子也变成一座山,在远方遥望两位公主。图中布满了银莲花,传说银莲花是嫉妒变身而来的,花语是消失的希望,就像三人之间的关系一样。




马:你觉得马来西亚旅游,最精彩的部分是什么?

英:我相信一个国家风景再美,有阳光海浪沙滩,少了人民的故事和文化背景,就不好玩了。

这里最值得回味的就是马来西亚的人民。最好玩的是结合了三大民族和少数民族才有的特色,只有马来西亚人才听得懂的「混合式」语言。还记得以前带过的台湾客人说了那么一句话,你们这里好神奇,一个国家内住着这么多不同肤色、不同语言的人,可以沟通不会吵架,还都和乐融融,光是各民族的节庆都已经一堆假日了!我告诉他,这里的印度人、华人和马来人都已经被渲染了马来西亚的色彩,早已不是单一民族,而是好像混合在一起的特调饮料,永远都不知道会有什么有趣的火花出现。




马:你认为,我们还需要旅行吗?

英:人如果不能旅行了,就好比住在罐头内的人肉一样。念万卷书或上网一万个小时,都比不上出国和当地跳蚤市场的大叔聊天来得有知识性;每天逛街买名牌,都比不上出国坐在清澈的河边,听路边小提琴家演奏来得有满足感;手机内几百张美颜自拍照,都比不上出国拍个教堂前的鸽子来得写意;吃五星级鲍鱼,都比不上出国坐在大树下闻着春天花香,吃着三明治来得美味。



===



文章收录在马可波罗杂志 #10瑞士那么小,却让人牵挂一世

大马神话公主男女棉T RM 69 https://bit.ly/35bfkF9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