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Q&A with slower.dough | 如果味道可以去旅行






老实说,没有人吃过瑞士辫子面包。


正因为没吃过,所以在制作上多了一层“想象”的空间,这就是曼焙 (slower.dough)比别人多了一份浪漫的原因;而拥有这份浪漫的双手,是否也可以透过发酵,用味道带我们走一趟瑞士的“曼”生活呢?



马:马可波罗 子:子宽 slower.dough


马:当初为什么要接受杂志邀约,联名跨界制作辫子面包(Butterzopf)?

子:我觉得 slower.dough 就像面包里的益菌成分,眼睛看不到却拥有活性,有自己的“思想”,同时也有很多可能性的发生。就可能是因为这个“活性”吧,其实很欢迎各种不同的合作。我们做了一些研究,发现辫子面包出现在15世纪,当丈夫去世时,妻子会把辫子剪掉拿去陪葬,后来才改用面包替代。就觉得这个很有意思,可以和艺术品连接在一起。


马:可以简单说明制作过程,和它的难度吗?

子:我们看了食谱之后,已经可以想象到味道不错,而且成分上与我们做的白土司很接近,只是不同在编织的差别。再加上辫子面包有很重的黄油口感,刚好我老婆敏俐也很爱黄油,所以制作上不是很大的问题。唯一的问题是我们都没有吃过,幸亏她弟媳的弟弟居住在瑞士,就叫他帮忙拍照及形容一下面包的滋味。我们没有吃过辫子面包,可能是一个难度,但也有更多的想象空间,是一种创作的乐趣。成品出来之后,我们也很喜欢。






子宽提到辫子面包的历史,其实很有趣的,妻子亲自剪断自己的发辫,伴随丈夫一起烧成灰烬,后来才改为辫子面包陪葬的传统...面包与瑞士,太难分割了,几乎每一餐你都会在餐桌上发现面包,而瑞士这个小国,单是面包的种类就有两百多种。其中,辫子面包最广为人知,也被称为“周日面包”,因为传统上这款面包是在周日的早上享用的。辫子面包的主要成分是牛奶和黄油,不就是瑞士享誉世界的食材吗?


访问到一半时,黄油经过烤炉的不断加温,空气弥漫的都是甜滋滋的香气,不时转头看看,成长在赤道的 slower.dough,到底会如何诠释辫子面包呢?



马:对你们来说,面包除了是食物,面包还代表着什么?

子:代表着一种想象力吧!因为同样是水、面粉和盐,你交给十个面包师,都会制作成不同的面包。面包师傅的想象,才能制作出有灵魂的面包。其实面包和艺术品一样,透过吃或欣赏,才算是完成了面包或艺术品的制作。


马:听你的分享,看来你们和面包的关系应该也很精彩?

子:一开始我和朋友到法国深造艺术,后来发现不适合才回来马来西亚直接投入创作。只是没想到那一年的时间,养成了吃面包的嘴巴,结果回到马来西亚吃到商业制作的面包时,有一种很很恶心的感觉;后来几年,每次吃面包都会想起法国的时光,而因为疫情的关系才开始自己烘焙面包的生意。随着疫情开始减缓,我要重新回到艺术创作的工作,而另外一位伙伴 Melvin 也加入了 slower.dough 了。


马:为什么用 “slower” 在自己的品牌上?你们又怎么看慢生活呢?

子:天然酵母的慢发酵,才有后来的“曼”滋味呀。坦白说,我们离慢生活更加的远了,因为饮食业很多大小事情,反而以前是自由业者,才是真正的慢生活。不过生活不应该用速度的节奏来衡量,应该回到本质上,我们有没有真正在“品”生活。



摄于瑞士米伦 Murren ; Photo Credit / Chris Herath



如果说食物可以勾起一个人的回忆,那么辫子面包,也可能让你透过味觉联想到瑞士。而有趣的是,他们三人都说没去过瑞士旅游,当《马可波罗》分享了农夫创作的瑞士插画时,敏俐马上想起在许久以前,的却有坐火车到过瑞士,也曾经上过一座雪山游玩。


那些埋藏在心里很久的回忆,若不是一张插画、一块面包,我们也没想到感官,其实都记住了。



马:你们对瑞士的印象如何?

子:我觉得在西方国家中,最接近东方意境的韵味。可能是黑白的层次,雪山的阴影效果,有水墨的渲染,以及晕开的视觉,所以才说有东方韵味的感受。



马:我们还需要旅行吗?

子:百闻不如一见呀。这是事实,旅行就是眼观、耳听,再加上世界上有那么多面包,如果没有吃过,也无法感受到。也因为职业的关系,我们开始卖面包,而我经常将面包和艺术品结合,希望用面包作为一个媒介,让大家从面包去看艺术,因为对很多人来说,艺术很远,但面包却很近。我们或许可以透过面包,让艺术更加的普及。



左起:Melvin,敏俐,子宽




文章收录在马可波罗杂志 #10瑞士那么小,却让人牵挂一世

text jasper


===


被牛油香气熏醒的周末,才叫假期。

休息的时候,就应该把生活放慢1.5倍,

好好吃早餐、读一篇文章,

然后再发呆一个小时(或更多)


我们想用赤道的视角,

解构瑞士


slower.dough 重新诠释了瑞士面包 Butterzopf

把瑞士人称为的“周末面包”,

送到你的餐桌,

能不香吗?


插画家农夫 把我们在冬天遇见野山羊的故事,

画成帆布袋图案,

能不美吗?


读。杂志

吃。面包

拿。帆布袋


这是美好周末的生活 idea,

瑞士很远,但我们带他回来了。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