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壇文章

Carol Tan
2022年6月23日
In 亚洲 Asia
30歲那年,我們遵循彼此的約定,一起前往世界屋脊——西藏去旅行。 抵達拉薩那天,我們就嘗到了高山症的滋味,一邊被頭疼嘔吐折騰得十分難受,一邊卻為自己身處青藏高原而興奮不已。接下來的行程,除了看到雄偉壯觀的布達拉宮,我們也跑到瑪吉阿米,傳說幾百年前中倉央嘉措與情人瑪吉阿米約會的地方,吃了一頓別具風味的下午茶,還跟著導遊的解說參拜了大昭寺,最後也攀上了海拔5200米的珠穆朗瑪大本營…… 那段日子,西藏的壯闊斑斕盡收眼簾,包括那隨風飄逸的五彩經幡、莊嚴的佛塔、湛藍的藍天、無垠的草原,以及碧綠清澈的湖水,還有滿山坡黑點點的牦牛……這些都一一在我們心裡留下了難以磨滅的美好記憶。 於是,在最後一段旅程,我們在徒步岡仁波齊神山的那天清晨,一起說好了35歲那年,我們要再回來轉山。岡仁波齊,意即“珍貴的雪山”,它也是四個古老宗教——苯教、印度教、耆那教和佛教共同的聖山。信徒們認為,轉山能夠替自己消除惡業、積累福德,也能夠為眾生祈福,讓世界所有的生命都獲得利益。 萬萬沒想到的是,在我們34歲那年,世界卻病了。因為新冠疫情的大爆發,全人類被迫隔離。在這段期間,除了需要面對整個大環境的改變,妳也因為剛在公司接到新項目,接受了充滿挑戰的職場磨煉;而我則以新人的身份加入了電視台,每天都在趕新聞的朝夕時段忙得焦頭爛耳…… 這一年所經歷的種種,都讓我們成長了不少。雖然步步艱辛猶如登山,妳卻因為保持著一份「覺察力」,讓內心擁有了安定祥和的力量,它如此地溫柔又強而有力,也深深撼動了我。妳所持誦的四字真言“C.A.L.M”,如今也成了我內心的定海神針,在每一次的波濤澎湃,都發揮它即時的威神力。我們都明白,無論是上山或下山,這些乃生活常態,也是生命必經之路;只要上山時不懼天路,下山時亦無需頹喪,把腳下每一步走好,命運自會帶領我們前往該抵達的地方。 感恩在奔四的路上,收到了生命送來的這份禮物,但願我們都能夠守護這份覺察的力量,讓之成為內心最安穩的依歸。如今看來,我們的轉山計劃雖沒能成行,生活卻讓我們在自己的內心攀爬了一座高峰,且淨化、也強化了我們的心靈。
轉山——轉一座內心的神山 content media
2
0
14
Carol Tan
2019年5月26日
In 亚洲 Asia
這一輩子,你有曾經下定決心堅持做好一件怎樣的事情嗎?綜觀自古以來的聖賢偉人,無不在自己內心許下誓言,發大願力堅持努力而有所成就,這包括了當年為了追尋生命答案的釋迦太子,也就是後來在菩提樹下悟道的釋迦牟尼佛。 來印度朝聖,菩提迦耶摩訶菩提寺(也被稱之為正覺塔)是佛教徒必到之地。據經典記載,佛陀經歷六年苦行之後,行至此地,於畢缽羅樹下之金剛座上結跏趺坐,證悟十二因緣、四諦法等,而得正覺,故畢缽羅樹又稱菩提樹,即'覺樹'之意。據考古資料,正覺大塔最早是於公元前三世紀由阿育王所建,毗鄰佛陀成道的菩提樹而建,朝向尼連禪河,而戰火使得大塔在毀滅重修中不斷的輪迴;錫蘭國王、緬甸國王也都曾參予修建。 抵達菩提迦耶正覺塔那天清晨,只見來自世界各地的朝聖佛教徒早已在塔外大排長龍。和幾年前相較之下,經過恐怖攻擊後這裡的安檢工作變得更繁瑣與嚴密,除了每人進入塔前都得經過安檢,攜帶攝影器材更得先於入口處購買 Camera fee,即拍照准許證明,方可將相機攜入。 進入塔寺,雖然人潮不斷,但是通過人們繞塔的腳步,還有在一旁專心打坐的寂靜神情,仔細聆聽還可以聽到喃喃的持咒誦經聲傳來,讓人深深感受到這裡散發出一種讓人內心祥和的氣息,情不自禁地也自然沉浸在一片莊嚴之中。 大塔內有一尊釋迦牟尼佛像,相貌莊嚴,供人瞻仰頂禮膜拜,也有信徒為佛像供養袈裟。菩提樹在塔外側邊,據說本樹遭異教徒摧毀,今日的菩提樹是從當年分枝移植到斯里蘭卡再移植回來的。菩提樹下即是金剛座,紅砂石板的金剛座據說是阿育王置放於此,以示佛陀成道處和表示佛的智慧。金剛座長約2.3米,寬約1.47米,目前被信徒裝飾了鮮豔的布幔和篷架。 大塔另一邊設有點燈屋,盞盞點燃的酥油燈象徵了每個朝聖者的佛性,在黑暗之中發出光芒。這一次跟父母一起來,而且是我第三次的到來,這樣的殊勝因緣讓我十分感恩。帶領大家點燈、迴向,然後一起繞塔。 塔下一次又一次的大禮拜身影,還有人在剃度儀式進行時掉下的淚珠,在我內心泛起了小小漣漪。輕輕地持誦心咒,轉動著走道旁邊的經輪,祈願佛陀加持,讓我能夠繼續守護內心那顆清淨善願。 這裡,我還會再來。
「不成正覺,誓不起座。」| 印度菩提迦耶摩訶菩提寺 Maha Bodhi Temple content media
1
0
164
Carol Tan
2019年5月26日
In 亚洲 Asia
今年三月份前往印度,行程少不了瓦拉那西恆河。 那時天剛甦醒,空氣微涼,由於住在恆河附近,便選擇走到河邊。當時街道早已一片喧鬧。 恆河是南亞一條主要的河流,流經印度北部及孟加拉。恆河長為2,150公里,流域面積91萬平方公里,達印度國土的三分之一。 恆河被印度教徒視為聖河,是印度文明的搖籃,也是河流周邊居民維持日常生活所需的命脈,共有四億以上人口居住於恆河流域。 一抵達河邊,既見前方台上正進行著河祭,幾位年輕祭司面向恆河高舉火炬,岸上另一邊有上千的印度教徒前來參加祭典,也有外國遊客在觀禮。香煙繚繞,燈火迷離,加上梵樂,讓大家沉浸在如此莊重的場面,格外肅穆。 趁著太陽未出,找艄公帶我們泛舟。從河上望上岸,可見許多舢舨停靠在河岸邊,岸上更是密密麻麻的人頭在鑽動,有人捏著鼻子,把自己浸入水中洗身;有人將點亮的河燈和鮮花,隨著內心的祈願推向河面;有人站在岸邊雙手合十閉目祈禱⋯⋯ 據說,如果能夠來到恆河沐浴至少一次,甚至死後在恆河火化,是每個印度教徒的心願。他們相信,到恆河沐浴能夠淨化身上的罪業;也相信,死後將骨頭、頭髮等留在恆河之中,亡者將得到解脫。 太陽慢慢從前方升起,就像一顆小火球,把波瀾的河水染成金黃色。船划到前方,我看見了火葬場。一些燒焦的木材在水面上漂浮,內心格外安靜,似乎在面對生命幻滅的當下,不敢輕舉妄動。 當船往回划,我看見岸邊牆上有兩幅大圖畫,分別是恆河女神和濕婆神的畫像。恆河女神相貌端莊,頭戴寶冠,四臂當中一手持蓮花,一手持水壺,騎坐在海獸摩伽羅上;而手裏握著三叉戟,還有三條蛇纏在身上的便是濕婆神。恆河的由來,與這兩位神祗有關。 除了帶有動人的神話色彩;在幾千年前,為了傳播真理的佛陀之足跡也踏遍了恆河兩岸。想到這裡,坐在船上的我此刻內心升起了對恆河一種難以言喻的情愫。 雖然,恆河是世界上最污染的河流之一,相對的,它也是我見過最充滿生命力的河流。
一條穿越生死的河 | 恆河(Ganges River) content media
1
0
80

Carol Tan

更多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