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壇文章

Corax Lee
2018年9月29日
In 亚洲 Asia
是怎樣的一群人, 願意在奔三路上,擱下各自為事業,為家庭的拼搏, 一起湊出十天,和你來一段走入大漠和草原的苦行? 在時間有限的生命中, 願意把時間分享給你的人, 即是願意把部分生命分享給你的人 9月7日 / 1.45 am / 西安咸陽國際機場 你們的不安份,讓我的旅行也不安份起來。 這段西北之行,我是擔心的。 不擔心前方的未知,而是擔心朋友們對未知所抱持的反應。 畢竟,相識逾10年,還是頭一遭一起遠行; 畢竟,只因我的獻議,由廣州的吃喝拉撒,成了西北的雨雪風沙; 畢竟,西北固然峻美,對背包客卻談不上友善; 畢竟,我們都抱著預設立場,來看待陌生國度。 正如此刻,當我們抱著滿肚飢腸落地之際, 發現機場內只剩打烊的餐廳,和即將打烊的便利店。 習慣了一眾國際機場的24小時營業, 是很難理解一座機場怎麼會進入打烊狀態的。 若是往昔獨行的我,必然展現既來之,則安之的美德, 買桶泡麵填填肚子早做歇息,明早再做計較。 偏偏這群不安份的朋友,不甘讓泡麵成為我們的西北第一餐, 於是乾脆在凌晨打起滴滴直奔市區: 西安火車站前寂寥的大街,24小時超市裡無精打采的老闆, 街邊叱喝兜售鐘點房的大哥大姐,兀自營業的食肆,還有對街角的麥當勞, 成了我的西安初印象。 肉夾饃,biangbiang面,油潑面,臊子面, 說不上對胃口, 但至少,沒讓康師傅騎劫了我們的西行頭彩。 你們的不安份,讓我的旅行也不安份起來。 9月8日/ 3.15 pm / 往青海湖路上 你愛這片土地,不代表你能詮釋它 車子在國道上奔馳著, 超過100km 的時速在廣裘的西北依然吃力。 左邊是綿延的牧場,盡頭是拔地而起的山峰。 右邊是綿延的牧場,盡頭是與天空有別的一抹藍。 “看見天際那一道不同的藍色嗎?那就是青海湖” 小月是我們在西寧的青旅老闆,也是到青海湖的包車司機之一。 不同於印像中的包車師傅, 隨口就能吐出十個八個光怪陸離的故事,惹得乘客嘖嘖稱奇, 小月的話匣子難開的程度,可以和我媲美。 車子在國道上奔馳著, 超過100km 的時速在廣裘的西北依然吃力。 車外邊,你若亂跑亂跳會有高原反應, 車裡邊,你若啥都不講會有低壓反應。 車子翻過鷹都飛不過的拉脊山,正式進入高原地區。 我們輪番問這問那,想撬開小月的話匣, 無奈沒有一段對話能持續超過5分鐘。 最終,不知是車外的高反,還是車內的低壓, 大夥各自沉沉睡去,餘下小月一人孤零零的開車。 “到咯~醒來溜~別再睡咯~” 是小月的招牌喚醒。 短短的言談,可以感受到他對青海這片土地的熱愛, 也能察覺到,他對我們這群來到這片處處風景的土地 卻只知大睡的遊客感到的惋惜。 他不知道的是, 我還想知道更多,關於某年冬季,他在凍結的青海湖上徒步的經歷; 我還想知道更多,關於藏傳佛教蓮花生大師的故事; 我還想知道更多,關於牧民們是否還在逐水草而居。 可惜,他都沒說。 可能,是他不知道; 可能,是他不想說; 可能,是他愛這片土地,卻無法將它詮釋給遠來的客人。 9月9日 / 5.23 pm / 青海湖金沙灣 滑下去,或滾下去,你都可以和沙丘下的人相視而笑 坐在塑料桶切割出來的滑板上, 雙手戰戰兢兢的劃動兩旁的沙子。 往前5厘米就是80度的陡坡,以及下邊人投來的目光, 等你遽然墜下3,4層樓高的沙丘。 說是金沙灣,其實是青海湖畔的一座沙漠。 “青海湖明明那麼多水,旁邊怎麼還有座沙漠” 小月說 雖說在水草豐茂的青海湖畔,侵蝕綠地的沙漠就像瘤子般礙眼, 又無可否認它豐富了湖畔的地貌。 你可以選擇開著四輪越野摩托車, 衝上高高的沙丘,再從高高的沙丘上衝下來。 小心翼翼如我,自然不敢踩滿油門,以致上不了陡坡的窘境。 但我絕不會告訴你,大概是因為後方兄弟的體重和我太過懸殊, 以致摩托車上坡上不去,下坡煞不住的生命危險。 你也可以選擇拖著塑料桶切割出來的滑板, 爬上3,4層樓高的沙丘,直到下墜的邊緣才發現:媽呀我好怕! 回過神來,已隨著尖叫聲滑到了山丘腳下, 然後再興沖冲的拖著滑板快步奔上沙丘,管他什麼高原反應, 只想再次感受腎上腺素直灌腦門的快感。 下坡上坡,或許僅僅是或快或慢的過程, 唯有在翻越沙丘之際,驚覺另一面竟是碧綠的草坡, 羊群在悠悠吃草,還有牧人在一旁放牧打盹, 赫然烙進心裡的畫面,才是辛苦上坡留下的印記。 至於為美景抽完涼氣後,該怎麼下坡,又有什麼好傷神? 反正不管滑下去,翻下去,滾下去, 當你抵達沙丘腳下那一刻,你都可以和沙丘下的人相視而笑。 9月10日 / 4.57pm / 張掖市甘州市場 在帝國的腋下,什麼也不做 張掖,取自“張國臂掖”,漢代即出現的地名。 因河西走廊如同大漢帝國向西伸張出去的臂膀, 而此地如同這支臂膀的腋下,屬要衝之地, 故名張掖。 週一的午後,甘州市場的人疏疏落落。 除了比遊人還多的攤販,就剩我們幾個遊客。 中午鋪一抵達張掖,打車的師傅立馬嗅到了金錢味。 “丹霞非去不可,馬蹄寺也是必看,平山湖更是世界第N個大峽谷之一, 今天教師節丹霞還入園免費,咱這把你們送過去就算你XXX元.” 師傅帶著西北鄉音滔滔不絕的說道。 有感於前2天的青海湖奔走太倉促, 也有感於我們的盤纏出走得太倉促, 把錢拿去累着趕景點,不如拿去大吃一頓,對不? 所以我們今天去吃肯德基紅豆派,吃比人臉大的馕,吃真心銷魂的葡萄乾馕,吃不妙的青稞餅,吃沒有魚的搓魚面;喝微妙的杏皮茶,喝很正常的奶茶;跟當地人擠著逛超市,逛便利店,逛電話店,逛書店(真的);買零食,買酒,買葡萄;然後自拍得後面店裡的店員都好奇我們是不是朝鮮來的遊客。(我們哪裡像朝鮮人了?) 沒有行程的一天, 沒有“10個此生必到”,“20個不來後悔,”“30個沒到過不算來過” 旅行,是自己的。 我們從沒需要在別人的舌尖上與筆鋒下旅行。 9月11日 / 1.28pm / 張掖冰溝丹霞 遙知兄弟登高處,遍拍丹霞少一人 300平方公里的冰溝丹霞景區,空蕩蕩的。 大概是昨日教師節免費入園,該來的人都來了, 在景區會例行性爆炸多人的中國, 一個充滿了壯觀地貌和奇岩怪石的空曠景區,是一種恩賜。 S.H.E 今天舉辦出道17週年的演唱會, 我們則是來了這一趟相識14週年的西北苦行。 諾大的景區,從山谷間的小路,到山巔的觀景台, 都是我們6個兄弟+1個嫂子的舞台。 這裡是我們留下最多自拍的景點, 正經或不正經的,三三兩兩或集體的, 畢竟這裡有壯闊的背景,有不熾熱的陽光,沒有大爺大媽。 唯獨少了一個本該也出現在畫面中的你。 臨行前的不適,你只說:代我把我那一份玩回來。 是啊,我們確實是代你去看去玩去吃去喝了, 但如果自拍中多一個身影,路上多幾句幹話,快樂想必是多幾分的。 此行的不完美,就是拍遍了丹霞,畫面中依然缺了你。 好起來啊,兄弟。 當初獻議到西北,看草原看丹霞看戈壁, 我想研讀天文的你,也會喜歡這些奇特地貌的。 為你,勢必是要再來一趟苦行了(笑) 9月12日 / 12.47pm / 張掖國際青年旅舍 舉頭撩妹子,低頭加微信 身為一條頗有年資的單身狗, 比起形單影只的孤寂,身邊人的猜疑才叫人介意。 如果不適時對什麼人表現出一點興趣,就會引來些什麼想法 “是身體上有什麼障礙嗎?”“還是心靈受到了什麼重創?” “光是聽妹子說話的聲音我就快高潮了” 所以我發揮了偽文人本色,用誇張修辭手法表現我的一點興趣。 事實是,青旅櫃檯的妹子說話確實好聽, 輕輕柔柔的,聽起來特別悅耳。 根據金庸小說的刻板印象, 這是江南姑娘人家說話的方式,和北方剽悍的民風大異其趣。 但吸引我的,是輕柔話語中挾帶的堅定口吻,告訴你路怎麼走,去哪裡玩, 沒有半點想說服你什麼,卻讓人不由自主的信服。 說起沒零錢搭公交,妹子也是一把淘出零錢救濟。 雖說不是什麼大數目,也只是一個旅館職員的貼心舉動, 但流浪的路上,每個對你施予援手的人, 都活像個天使,何況是個妹子? 所以離開青旅經過她身畔時, 就順勢撩了一把聊了幾句,也順藤摸瓜的加了微信。 上車後,兄弟對我比個贊。 我倒是沒有想像中要到妹子微信的興奮。 到底只是個微信,到底只是個過客, 聊得來,就多了個可以吹水打屁的網友; 聊不來,就多了個不聯絡的“好友”。 畢竟這年代,要建立人與人之間的聯系很簡單, 要建立並維持有意義的長久關係,才是考研。 或許,這就是為何我當了個頗有年資的單身狗吧。 9月13日 / 6.58am / 嘉峪關往敦煌火車上 願你走過旅途的艱險,依然選擇相信善良 她來到我們所在的車廂,找了個空位坐下, 和我們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 而她的背包,則被她灑脫的留在她原來的車廂。 我們對她這種,在旅途中好似缺乏警戒的行徑感到錯愕, 她卻不以為然:我覺得在國內這沒什麼問題。 明月是昨天在青旅認識的新朋友。 嚴格說,昨天在張掖等待往嘉峪關的火車月台上,我們已打過照面。 雖然背包沒我們大,但想來也是在路上的人。 然後我們搭了同一節火車到嘉峪關,坐同一班公交到青旅, 然後和嫂子睡同一間房而認識,今天和我們結伴到敦煌。 這不是她第一次獨自旅行,卻是她婚前最後一次獨自旅行。 呃,是的。她在婚前一星期,瞞著家人自個兒偷偷出來旅行。 問起她為何這麼任性,她只是說: “和老公相識後大多是一起旅行。路上有人作伴當然比較好, 但有時還是很想念獨自旅行的感覺。” 看著她不說話時,靜靜看著火車窗外戈壁灘的側臉, 心裡油然升起一股熟悉感: 原來是同類啊。 喜歡有人作伴,又貪戀孤獨的美好。 “當然財不可漏眼,但我覺得在國內這沒什麼問題” 她不乏旅行的經驗,把背包丟在一邊走開也不像是她該犯的錯誤。 她的語氣裡,帶著的是一種信任, 不是“可強了我的國”式的自信, 而是對人性的信任。 旅行個幾次難免感受過旅途的艱險,獨自上路的人更能體會, 因此不自覺的多帶上兩顆警戒心。 但它又如一層玻璃,讓你無從真切觸碰眼前的異鄉, 儘管有時不安,也只好硬是給人性本善一點希望。 何況,愛獨自上路的人,哪個不或多或少的,喜歡那一絲絲危險? 旅途的路在走,警戒的心要有。 但在走過旅途的艱險後,願你依然選擇相信善良。 9月14日 / 4.36pm / 嘉峪關往蘭州火車上 9月是真他X的會下雪的啊! 原本黃褐色的荒地和淡綠色草地構成的窗外風景, 突然因為悄悄出現的白,而斑駁起來, 像是天上有人偷偷灑下一些糖霜。 在來得及搞清楚是不是自己太累前,火車就駛入了黑色的隧道。 當窗外的光線再次亮起, 已置身在一片蒼茫的銀白世界中。 歡迎你啊,9月的雪。 敦煌是我們此次西行最遠也是最後一站。 離開敦煌後,就是長途返回起點的跋涉。 以為超過10小時的火車會讓人寂寞難熬, 卻因為中國動車組的舒適,連勝的牌局和九月的雪而意外好過。 到底誰會想到9月會開始飄雪啊? 至少我們這些熱帶生物就不會。 第二次來中國,也是第二次看雪。 直接把手機擺在車窗旁,任它記下窗外的銀白蒼茫。 願這9月的雪,提醒我們別再以淺顯的目光,去預設未曾踏足的異鄉。 9月,是真他X會下雪的啊! 9月15日 / 5.30pm / 西安陝西歷史博物館 窮了,就逛免費博物館;閒著,就逛兩遍 做為一個正宗的馬來西亞人,我是不愛逛博物館的, 雖然這樣會導致文青氣息下降30%。 如同對絕大多數的室內景點, 我更愛戶外的藍天,空間和光線。 一直到回國,我依然感到不解的是, 我們的預算是怎麼算,怎麼花的, 以致我們還得在最後一天, 把大家剩下的現金湊一湊,買了兩套德克士快餐坐在路邊吃。 原來預定要去看的兵馬俑, 在缺錢,缺時間,缺好天氣之下, 是沒有餘裕去看的了,就到免費的陝西歷史博物館吧! 排上一條長龍,就能領到免費的門票。 館內有一尊兵馬俑真身, 而且是出土的兵馬俑中,唯一一尊青面跪射俑, 堪稱是最珍貴的一尊(解說上這麼寫的)。 看一遍,足以彌補沒能去看兵馬俑的遺憾。 至於對我們幾個第一天較早抵達西安的人, 早就把這座免費博物館和跪射俑看過一次。 再逛一次,不僅讓我們遠遠的值回票價(雖說是免費) 更讓我們創下10天內連逛2遍同一座博物館的壯舉。 10天,走過草原,走過沙漠,走過9月雪覆蓋的荒野; 10天,睡過很好的青旅,睡過很X的旅館,還有一晚RM80的villa hotel; 10天,吃過深夜肉夾饃,吃過路邊德克士,還有各種菜色配花椒; 10天,隨著駝鈴聲看沙丘在風中飄散,看著汽車在草原上為牛羊讓道。 10年,感謝有你,有我,還有他。 9月16日 0.15am。西安咸陽國際機場 離開要在深夜時 一天之中,你最喜歡在哪個時分結束你的旅程? 清晨不是我的首選。 當一座城市正在漸漸甦醒之際,各種故事將在新的一天繼續上演, 而你背起行囊返回來處,知道這些故事將和你沒有關係。 可以選擇的話,中午也不是個選項。 白日之下,一切都太過明朗。 清晨的振奮,深夜的疲憊,都被理性覆蓋。 用中午來結束一段詩意的旅程,太不浪漫。 就凌晨吧!當異鄉開始沉沉入睡,我耐著疲憊背起行囊悄悄離開。 儘管飛行從沒能讓我好睡,但生理時鐘可以給我一點淺眠。 當黎明到來時,家鄉的新一天才正要清清朗朗的開始。 而我沒有帶回手信,只有鞋子裡還殘留著敦煌的沙, 還有腦海中,10天的感動。
3
0
253

Corax Lee

更多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