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後來的我們》,終於品嚐到成年的滋味

已更新:2022年8月12日


說到威士忌,大家也許會先想到蘇格蘭、愛爾蘭、加拿大或美國,這些釀製威士忌大國。他們在氣候溫和的時候釀威士忌,等到寒冷的冬季來臨,就可以靠飲烈酒取暖。但其實跨過地球另一端,在這緯度與氣候與歐洲不盡相似的亞洲地區,也有釀製威士忌的酒廠。在這裡人們飲酒之意興許不在取暖,而是在於品嚐酒和地方文化。


台灣近年來就憑著本土釀製的威士忌,連續好幾年在國際烈酒大賽中屢屢獲獎,證明台灣威士忌的魅力,打破人們對台灣這片土地的想像。



台灣酒廠打造本地風味的威士忌

台灣自2002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並開放民辦酒廠以來,釀酒產業便開始慢慢醞釀。到了2005年,台灣開始有了本土第一間威士忌釀酒廠,之後也陸續出現各路不同的釀酒者參與威士忌酒廠行列。發展至今十幾年間,在許多國際烈酒大賽上,都能看到台灣品牌的威士忌嶄露頭角。 像是去年的國際葡萄酒暨烈酒競賽(International Wine and Spirit Competition),其中「世界威士忌」的類別中設有8個項目,台灣威士忌就一舉拿下7面金牌。此外,在其他國際比賽如國際烈酒競賽(International Spirit Competition)、英國世界威士忌競賽(WWA)、美國舊金山世界烈酒競賽(SFWSC)、日本東京烈酒大賽(TWSC)等等,台灣威士忌均獲獎與備受肯定,在國際舞台上刷新了台灣和台灣威士忌的形象。 在和許多動輒就有上百釀酒歷史的國家競賽時,算起來只有十幾年釀酒經驗的台灣之所以能創造出如此佳績,有賴於台灣酒廠懂得向釀酒大國之一的蘇格蘭取經。他們擬定出因地制宜的釀酒技巧,並利用台灣獨有的資源,打造出獨有台灣特色的威士忌。 相隔地球兩端的台灣與蘇格蘭,不只緯度不同,台灣的氣候也比蘇格蘭高出10至15度。但是整體氣候的起伏與轉變,兩者頗為相似。所以在邀請蘇格蘭專家到台灣考察之後,雙方都認為台灣威士忌還是可以參照蘇格蘭威士忌的釀造方式,只需加上些許的調整,就能釀造出味道十分出色的威士忌。 而且,台灣威士忌也深知「越在地,越國際」的概念。他們理解如果單純談威士忌,台灣和其他有著上百年歷史的酒廠,無論是在口味、技術或是口碑各個角度來看,仍有許多需要克服的地方。但台灣威士忌有在地元素的優勢,能打造出台灣本土特色的威士忌酒,讓消費者眼前一亮。 由于台灣有水果酒,本地水果如柳丁、梅子、荔枝等等都曾用來釀製水果酒。所以台灣酒廠便看中了這些釀造水果酒的酒桶,把威士忌裝進這些酒桶內,讓它自然地吸收桶內的水果風味。因此台灣出產的威士忌能夠有梅子桶、荔枝桶、葡萄桶、柳丁桶等不同水果風味的單一麥芽威士忌。

台馬合作威士忌調酒,綠茶婊:以成年人的姿態去品嚐台灣


獲獎無數,又具備本土特色,讓人好奇到底這台灣威士忌喝起來味道如何?品嚐過的甄詩韻和劉錢劍表示:「我們拿到酒的當晚就喝完了(笑)。」他們是馬來西亞快閃酒吧「綠茶婊」(G-Tea B1tch)的其中兩位創辦人,這一次綠茶婊和台灣威士忌合作,推出全新口味的威士忌調酒,就是希望能夠讓更多馬來西亞人認識到台灣威士忌。 綠茶婊自2021年5月份成立,由三位各自有著正職的斜槓青年,甄詩韻、梁國忠以及劉錢劍共同成立。三人經常一同旅遊,喜歡用同樣的步伐、眼光去認識世界各地。此外他們還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都曾經留學台灣。


|(左起)梁國忠、劉錢劍和甄詩韻三人是經常旅遊的好夥伴,也曾一同在台灣留學、成長。這份長時間培養出來的默契,讓綠茶婊酒吧很自然地誕生,並且以自由、無拘束的方式去運作。



錢劍:「我覺得這次跟台灣的威士忌合作,做出這一款調酒,對我們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挑戰。我們以前在台灣讀書、生活過,但我們很少會接觸到威士忌,都是喝一些台啤之類的。」 詩韻:「還有Absolute Vodka,那是以前我們去夜店的最低消費(笑)。因為我們需要一個座位的話,就必須點一支烈酒。」 詩韻回憶起他們在台灣的日子,掐指一算已是12年前的事了。這12年間涵蓋了他們各種成長,包括大學畢業、踏入社會,各種適應與生存。而今回顧台灣,在她印象中還停留在12年前,自己還在唸書的模樣,所以這一次的台馬合作,時機就來得剛剛好。 詩韻:「這些年來,我們慢慢從台啤、啤酒,到學會喝白酒、紅酒。最近幾年也開始品嚐烈酒。所以和台灣威士忌合作這契機來得正好,我們都可以用現在的心態、思維,以一個成年人的姿態,再去品嚐台灣,品嚐這次和台灣的合作。」

快閃式經營,沒有實體店的綠茶婊不設侷限


因為創辦者三人都各有正職,綠茶婊更適合以快閃的方式來經營,經常流連在不同的市集、場合中,如水一般流動,不設任何侷限。錢劍說自己很喜歡這樣的經營模式,可以讓綠茶婊遇上不同的品牌,不同的單位,產生出不一樣的作品來。


錢劍:「我們之前擺市集的時候就曾經跟一個康普茶(Kombucha)品牌合作。我覺得那是一次很特別的合作體驗。雞尾酒在馬來西亞是蠻有競爭力的,在疫情之前就流行很多隱藏式酒吧(hidden bar)。所以我們就想可以從中找到不一樣的地方,像是結合我們本地能找到的材料,包括茶葉、水果等,做出本地特色的調酒。


|以快閃式經營的綠茶婊,經常出現在各類型市集和活動中。

玫瑰色的你」是綠茶婊的出道作,以馬六甲一家老酒莊的玫瑰露調配出味道酸甜且帶有玫瑰香氣的調酒。他們希望大家不只是能品嚐酒,也能透過它,認識到這些經營多年的本地酒莊。


台灣酒和馬來西亞茶,結晶「後來的我們」

這一次的台馬合作就正好讓錢劍實踐這想法。綠茶婊以馬來西亞本地茶葉,搭配台灣在地的酒,讓兩地文化相似與相異之處,相互兼容打造新的味覺體驗。「我們找了金馬倫的紅茶茶葉來作為“infuse”(注入)的方式,讓酒感變得不同。我想無論是釀製威士忌或種植茶葉,都有很嚴格的講究,所以這次結合的效果還蠻好的,我很期待最後的成品。」 詩韻:「主要是因為威士忌本身的味道就很嗆,我們拿到的台灣威士忌有淡淡的香蕉香氣。我們首先做的就是用馬來西亞的土地和水種出來的茶葉,去infuse威士忌,先讓它不要那麼烈。」 一面是原鄉馬來西亞,另一面是青春物語的成長地台灣,詩韻說調酒過程中,他們想起在台灣的種種回憶。這份近鄉情怯讓他們花了許多時間,調配出了許多版本。「最後我們挑選出來的,是個有一點點痛的版本。因為我們想記住當初留在台灣時候的青澀,所以調酒內我們加了薑,會有辣、有痛覺在裡面。」 「此外,還用了聖女小蕃茄,也就是我們熟知的Cherry Tomatoes,加入在這款調酒裡面。因為在台灣的時候我們也常常吃聖女小蕃茄加蜜餞。」 這款調酒既有台灣的記憶,也有馬來西亞的風味,這一次的台馬合作對綠茶婊成員來說,於公於私,都有著極大的意義。他們將之命名為「後來的我們」。


後來的我們」成品。


錢劍:「台灣威士忌對我們來說,完全是另一個體驗。台灣威士忌在馬來西亞沒有很大的知名度,很多民眾都不知道台灣有出產威士忌。甚至是我們在台灣留學過的,都不知道台灣有產威士忌。所以透過這次合作,可以讓我們有機會接觸與推廣台灣威士忌在本地的發展。」 醉翁之意不只是在酒,對詩韻來說,大家也可以用威士忌的角度,去發現與體驗台灣,那將會是一個很不錯的選擇。「各位愛喝酒的朋友,如果你們想去台灣的話,可以把台灣當地的酒廠一個一個挖出來,把它變成一個旅遊的路線圖,然後用品嚐酒,用味覺的方式去品嚐這座寶島。我覺得你會得到更豐富的故事,更不一樣的際遇。拜託不要再去cafe打卡了(笑)。」




文 / 彭美君 圖 / 受訪者提供



 


本商品乃臺灣觀光局與馬可波羅雜誌在“台灣五感”中的味覺企劃,帶你透過味覺去旅行台灣。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