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論壇文章

Ricci Wong
2019年6月25日
In 亚洲 Asia
旅行多時,到過貧困國家,遇見知足孩子,簡樸生活的家庭,看見燦爛的笑容依舊掛在臉上。 後來,由於義工工作緣故,歷經崎嶇道路到達埋藏於森山裡的甘榜,即村落。工作主要提供人力重建家園,為原住民家庭提供健全的屋簷,水源,電源。是否能夠想像,西馬也有完全失去電訊網絡的地方?也有交通工具並不能到達的區域還保留完整的原住民村落? 如此地幸運,不斷在這些村落探討問題,勘查地方,腳上穿上靴子踏在泥路上,儘管骯髒了雙手卻打開了視野。這些日子貧富懸殊的距離日趨嚴重,膚色歧視,語言障礙,一切緣由終究歸於“到達”兩字。無法到達就沒有對話,無法到達就沒有教育,無法到達也沒有資訊,無法到達也無法理解。而在建設“到達”之時,家變的如此重要,它提供休憩的庇護所,如似泥土般給予養分,才能讓根部到達更深的地方,茁壯成長。 我是Epic Communities裡的一成員,榮幸能參與團隊,為他們提供一個簡單的“家”,至於“園”就看他們往後的造化。 《貿易》 旅人帶來老家蜜棗, 換了本土金黃茶葉。 書生開口吟了首詩, 小二替他倒了杯酒。 外人帶來人力資源, 居民提供香甜榴槤。 家鄉帶來了自身故事, 路人分享了往後日子。 時間匆匆, 城市動容。 有人的地方, 有貿易來往。 不再只是金錢物質, 也都還有感情故事。
《有個家:馬來西亞》 content media
0
0
54
Ricci Wong
2019年6月03日
In 亚洲 Asia
初始並無準備太多的預備工夫,提醒自己不要讓他人的故事,別人筆下的文字影響對尼泊爾的印象,由此空方能容下美好。 在此行裡,禍不單行,下山的時候拉傷脛骨,騎自行車時卻撞上石頭幾乎翻車,但感激一切的發生,讓自己有活著的感知,回憶的痕跡。 在空寂的時間裡,以最短的文字紀錄,快捷的攝影凍結,枯萎的葉子雕刻,只因記憶不可靠。Namaste 🙏 《空無》 歲月拂過 痕跡斑駁 執於一念 困於一念 回憶堆疊 聲音搖曳 此時此刻 沒有過往 沒有以後 唯有空無, 方能容下美好。 《心間》 是亡是活 一瞬間, 你我相遇 同片天, 境內境外 同土壤, 繁華過後 皆荒涼, 是福是禍 躲不過, 或是道場 還業障, 心中富有 萬物有, 萬物盡頭 皆是空。
🇳🇵尼泊爾:空無 content media
0
0
51
Ricci Wong
2019年5月31日
In 亚洲 Asia
眾人都說峇里是個度假小島,去一次便夠了。 後來雙腳踏上了這璀璨奪目的小島,眼裡它並不再僅是個度假勝地,它似乎被賜予了洗化心靈的能力,如是印度神話故事般,化為一幕幕的異境。 撇開小島邊緣充斥的渡假村,霓虹璀璨的城市,無法避免的堵塞交通。峇里島的面積雖小,卻佈滿了被祝福的驚喜,無數個水花濺起的瀑布,太陽下閃爍的寶綠色海邊,色彩斑斕的熱帶樹林,無垠金黃稻草,反覆無常高聳火山,低調且不作聲響的廟宇,這一切賜予小島獨有的力量,如此喧囂卻也如此低調。 晨曦的洗禮,昨夜無雨降落,提起背囊牽著家母一同尋覓瀑布痕跡。一向喜歡攝影,所以比一般人待的時間還要長些,家母不顯煩躁,自個兒找了不同通道到處亂竄。 每回舉起相機,世界便是鏡子亦是靜止,聽不見任何雜音,陶醉在空無的時空裡,尋找適合的畫面,美術勘查裡並不存在所謂的最好,只有適合,只要適合你的,便能感到自在舒適地容納其物其景。 渺小的島嶼,毫不喧嘩的瀑布成了我對她的記憶,不再是渡假的掛等號,卻變成了追逐秘密花園的開始,只要踏上這旅程,一發便不可收拾。 晨曦的神態, 樹林的姿態, 心裡的自在。 微風的搖曳, 藍天的變遷, 思緒在沈澱。 溪水的婀娜, 時間似陀螺, 在世間殞落。 自然的操刀, 是誰的創造, 記錄一道道。
峇里:異境 content media
0
0
51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