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壇文章

Yirou Chong
2022年4月17日
In 亚洲 Asia
我人生最长的一次乘车旅途,是从北京乘搭火车前往香港,2475公里,24小时车程。这种花一天一夜的出行选项,只有在大学时间成本比较廉价时才成行。 中国同学说,乘搭长途火车就一定要准备方便碗面,车厢里有提供沸水泡熟即食很简便。不过我嫌方便面味精太厚,吃完难免口干舌燥影响乘车的心情,决定轻装出行,如果肚子饿就到火车里有进餐车厢或向乘务员推车买盒饭就好了。 不过,计划还是太过丰满,我心中立下不碰方便面的誓言,上车不到一小时就被打破。 我才刚安顿好躺在上铺刷手机,下铺就传来超级浓郁的老坛酸菜牛肉味儿,方便面主人发出的嗦嗦声,听在我耳里像是睡美人古堡里闪烁的缝纫机,你明知道这对你有害,偏偏耐不住诱惑地想去触碰。下铺喝汤的声音实在太响了,让明明不饿的我也瞬间嘴馋,我决定掀开被子离开铺座,穿过车厢寻找推车的乘务员。我买了一个永远占据销售榜首,买它准没错的牌子和口味,倒过沸水捧着热碗到卧铺的走道座位,算好3分钟准备开吃。 在北京读书四年,到天津青岛上海杭州等地都是乘搭最快的高铁,高铁车厢一律不卖方便面,据说是在密闭空间里泡面,味道不容易扩散,担心那股浓烈的味儿会影响其他乘客。第一次搭绿皮火车,才知道在火车车厢里吃方便面是中国人的集体回忆。从物质匮乏时代的“奢侈品”,农民工每年一度春运回乡时,才有机会在车厢里吃上难得的方便面,自然就有了火车上吃方便面特别香的情怀。 坐在我后面的格子衬衫年轻男子突然搭讪,他自诩自己是方便面大神,光闻就可以说出品牌和口味,他还点评我选的这款红烧牛肉面虽说是爆款,但他觉得另一个品牌的红烧牛肉面更好吃,他还抖了一个段子,说方便面再不快点吃,是要等它到了香港变成“公仔面”吗。 纸碗里只有方面面、化学调料和脱水菜肉包,看似就是不健康的代名词,难登大雅之堂。但是小小一包罪恶的调料,就能给一碗方便面带来洪荒之力。毕竟出门旅游就是要做一些平时不常做的事情,长途列车大部分时间驶在乡区,手机信号网速断断续续时好时差上网心累,卧铺躺着看书又眼累,车厢里百无聊赖除了吃方便面之外无事可做。狭小车厢来一碗方便面,倒也无伤大雅。
【泡面×亚洲旅行】(24小时车程,方便面变公仔面 / 张以柔) content media
0
0
34

Yirou Chong

更多動作